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省内导航 | 免责声明
   首页 | 各地动态 | 领导讲话 | 新农村论坛 | 经验交流 | 农村减灾 | 市场动态 | 服务中心 | 农业科普 |
当前位置: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 经验交流 > 打印此页

“证人微信作证”是司法便民又一创举

  “证人微信作证”是司法便民又一创举

  广州市越秀区法院19日开庭审理一起偷盗案,并告诉一位现场执勤民警出庭作证,但该执勤民警并未“现身”庭审现场。原来,这是该法院首次尝试证人微信作证。执勤民警无需亲临庭审现场,只要登录“数字越法远程视频平台”,进行“刷脸”及身份认证后即可通过微信小程序进行远程作证。此举全国开创。

  证人出庭作证是公民的法律义务,但证人出庭作证率较低长期存在,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证人出庭难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方便。而广州市越秀区法院首次尝试的证人微信作证,显然极大地便利了证人作证,也增进了司法公平。在我国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今天,这种积极探索又一次丰盛了“互联网+司法”的内涵,拥有推广、借鉴价值。

  一般来说,证人出庭作证要付出时间成本、经济成本等。通过微信作证,则可以节俭证人的相关本钱。而且,这种做法与证人到庭审现场作证简直没有什么差别,因为证人身份通过“人脸辨认+公安比对”进行校验认证;证人头像和声音可以传输到法庭;被告人可当庭确认证人,证人也能识别被告人……此举无疑有助于提高证人出庭作证率。

  此外,证人微信作证还有助于提高法官查案效率、勤俭司法资源。因为法院会因此在证人出庭作证这一环节上提高效率、节省人力。这既是科技发展带来的方便,也是法院创新带来的“红利”。所以,越秀区法院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法院”之后,期待其余法院也能借鉴这种做法,甚至广东省高法、最高法不妨在更大范围内推广这种做法。

  当然,证人微信作证只是司法机关借助科技手腕进步证人出庭作证率的门路之一。除此之外,还可以借鉴现在应用广泛的远程视频等方式。尤其是一些重大案件,证人出于个人平安斟酌不愿直接面对被告人时,能够采取证人远程视频作证等做法。也就是说,在互联网时代,各地司法机关要充足借助互联网工具解决长期难以解决的司法困难。

  这两年,“互联网+司法”已经让大众和很多司法机关感想到科技带来的种种利益。好比说,“互联网+司法拍卖”已经在许多处所实际,破解了不少执行难题。再比方,“互联网+审讯”所打造的“智慧法院”,极大晋升了司法公正和效率。又如,机器人“小法”进行诉讼引导,提高了法院服务质量。这些创新既方便了司法机关也方便了公众。

  不外,虽说证人微信作证与庭审现场作证没有多大区别,但若审理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微信作证好像不宜取代。因为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有明白划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解人、诉讼代办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以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这就是说,是否采用证人微信作证,还要视详细情形来定,决议权在审理法院。假如有关方面来推广证人微信作证,恐怕需要针对性制定相关制度,让这种作证方式规范化,即让制度为“互联网+作证”护航。还需要指出的是,借助科技手段提高司法效率与公正的空间非常大,相似于证人微信作证等创新永无止境,等待更多司法机关踊跃摸索。

(来源:未知)
(2017-10-20)

友情链接
承办: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赣ICP备05005215号-2
Copyright © 2015 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