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省内导航 | 免责声明
   首页 | 各地动态 | 领导讲话 | 新农村论坛 | 经验交流 | 农村减灾 | 市场动态 | 服务中心 | 农业科普 |
当前位置: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 各地动态 > 赣北 > 打印此页

还以为海獭很萌?你是没见过它们奸杀海豹幼崽

原标题:还以为海獭很萌?你是没见过它们奸杀海豹幼崽对吧(本文毁三观,慎点) 今天是十月十日,据说组成

原题目:还以为海獭很萌?你是没见过它们奸杀海豹幼崽对吧(本文毁三观,慎点)

今天是十月十日,据说组成了一个萌字。下午我发听说今天过萌节?依我看,没啥比毛毛虫更萌的啦!的时候,许多人表现这什么玩意啊吓哭了,那么晚上,我们就来讲讲真正的萌物。比方……

海獭会对海豹宝宝下手,企鹅无法抵抗尸体的诱惑,而海豚——斟酌到海豚的行为,在海边看见海豚的人类应该像看到鲨鱼鳍一样大惊失色才对。

Brian Switek/文

Amelia/编译

编辑:Ent

我要彻底毁掉海獭在你们心中的地位。或者至少要玷辱一下它们海里最萌小动物之一的名声。在水族馆里相互拉着小爪子,在加州的海藻森林里随着飘扬的叶片嬉戏打闹,或是用石块敲开海胆时,它们显得如此可爱;可是有些如此可爱的海獭却养成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习惯:啪啪啪并淹死海豹宝宝。

小心海獭

当我第一次从一个海洋生物学家朋友那儿据说海獭的这种行为时,我并不完全相信它们真会如此邪恶。也许这种恶劣行径只是谣言传说?但不。海獭确切会攻打幼年海豹,这种怪奇事件并非编造,甚至还被写进了技巧文献中。2010年,加州渔猎部的生物学家希瑟•哈里斯(Heather Harris)及其同事报道了19起雄性海獭试图与幼年麻斑海豹交配(并往往给后者带来致命损害)的独立案例,而这一数目仅仅是加州蒙特利湾一个地域在2000至2002年间的。

萌萌的海獭手拉手。图片来源:factrange.com

以科学的无情口吻——这是此类论文的划定——《水生哺乳动物》期刊将这起事件总结为三只雄性海獭被观察到骚扰、拖拽、看守,并与幼年斑海豹交配。在海獭们杀死它们扭曲欲望的发泄对象后,这样的折磨还连续了7天。对幼年海豹来说,这种经历无疑是毛骨悚然的。兽医们事后对受害者进行了验尸,他们发现,海豹的鼻子、眼睛、鳍和生殖器周围均受到了损害,包括阴道和直肠穿孔。

对这些可怜的海豹宝宝来说,这种结局真实是太苦楚、太费解了。

萌萌的小海豹。图片起源:http://animalsglobe.com/

为什么这些雄性海獭要杀死海豹?固然看似奇异,但哪怕对雌性海獭来说,交配也是一种相对广泛的死亡原因。雄性海獭时常会从当面抓住雌性海獭,咬她的脸;在2000至2003年间发现的死亡海獭中,约有11%的死因与这种粗鲁的暴行有关。然而,试图与海豹交配的行为依然有待说明。一对累犯的表示给出了一些线索:犯案海獭中至少有两只曾被收容在蒙特利湾水族馆,这是搁浅和受伤海獭康复方案的一部分。——痊愈后的海獭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异常,但它们早年的糟糕阅历可能会使得它们更具袭击性。

雄性海獭会为了交配对象与其他雄性竞争。哈里斯和她的协作者预测,如果一只雄性因为年轻或者无法驱赶其他竞争者,从而找不到交配对象,它可能便会寻找雌性替代物;这可能是年轻海獭,或者,正如他们的研究中的情形,可能是海豹宝宝。这在蒙特利湾是个尤其严峻的问题,这里的雄性海獭数量多于雌性。这种种群性别比例偏差的原因尚不明白,但已经让雄性海獭陷入了窘境。被放生后,康复的海獭将回到一个竞争剧烈的环境,到了寻找交配对象时节,它们将处于劣势。

萌萌的小海獭。在找不到雌性交配时,成年雄性海獭也可能将年青海獭当作替换品。图片来源:http://dailyotter.org/

在行为让人胆寒方面,海獭并非海洋生物的唯一代表。海豹自己也曾被观察到过与海獭相似的行为:雄性对雌性群起而攻之。但如果非要选出海洋脊椎动物中的变态之王,那一定非海豚莫属。

海豚:反常之王

海豚那永恒的微笑,与其说像电影《飞宝》,还不如说更亲近《辛普森一家》里的自大狂斯诺克——自带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场。当然,它们是会偶然赞助渔民捕鱼,但海豚的智力和其社会的复杂性赋予了它们一套行为模式,令它们看起来并不如精心修饰过的主题公园宣传画上那么可爱。

海豚斯诺克始终面带微笑;在春田镇大开杀戒时当然也是。图片来源:Youtube

一直以来,《深海新闻》的全部咸湿船员都致力于抵消海豚的可爱形象。毫无疑问,海豚是混蛋。雄性宽吻海豚有时会组团盯上一个落单的雌性,坚定不移地骚扰它,强制它与它们交配,无视雌性的逃跑打算。而且,海豚的性侵行为并不局限于自己的种族。曾有海豚试图硬上人类游泳者的案例,而更令人细思恐极的是,它们的阴茎是有抓握能力的。海豚会为了好玩杀死其他海洋哺乳动物和鱼类,同时还会杀婴。最近的研究显示,海豚还有用来称谓彼此的名字——这一点只会让它们更让人汗毛倒竖。我可不希望哪天醒来听说科学家发现了海豚秽语。在海边看到海豚应该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才对,就像大多数人看到鲨鱼弯曲的轮廓时一样。

一群萌萌的海豚。图片来源:/sites.google.com/site/dolphinnnsss/

企鹅,好不到哪儿去你以为污的只有它们?令人震惊的行为并不仅仅是海洋哺乳动物的专利。出于对阿德利企鹅性行为的极端厌恶,一位博物学家对这种企鹅的察看记录隐匿了将近一个世纪之久。

阿德利企鹅的拉丁学名是Pygoscelis adeliae,在风行文化中则是社恐企鹅梗(Socially Awkard Penguin Meme)的主角。1910年到1913年,在科学家乔治•莫里•莱韦克(George Murray Levick)与斯科特远征队前往南极期间,阿德利企鹅是吸引了莱韦克注意力的物种之一。在回程路上,莱韦克写了一整本关于海鸟的书籍,书中,他是这样描写这种优雅的鸟类的:当你第一次见到阿德利企鹅时,你会认为它是一位身着晚礼服的聪慧的小矮人,有着微微发亮的雪白胸脯,黑色的后背和双肩。

然而,这个种族也着实把莱韦克吓坏了,以至于在官方的探险发现中,他撰写的阿德利企鹅的性行为习惯四页报告被故意删去,只散发给一小群被认为博学谨慎、消化得了这种露骨内容的研究者传阅。

祝你生日快活!……你也诞辰快乐?和不爽猫grumpy cat一样,社恐企鹅也是一个著名的meme.图片来源来源:http://streetcouch.com/

在造访阿德利企鹅栖身地时,一些被他称为恶棍雄性的企鹅的行为让莱韦克大为震惊。雄性阿德利企鹅勾结和交配的对象包括其他雄性、受伤的雌性、从巢里跌落出来的雏鸟,以及尸体。一些雄性阿德利企鹅甚至还会不顾一切地试图与地面性交,直到射精。

莱韦克记载下这些行为,以为这是偏离了自然常态。在这些企鹅眼里,没有太过拙劣的罪行。他在本人的日记中写道。

后来的研究者重新发现了莱韦克见识过的现象。与其说这类行为不正常,倒不如说它们是企鹅常态行为的一部分,雄性企鹅眼中,看起来像雌性交配姿势的东西可是相当之多,它们标准很低的——而将这种姿势解读成赞成,便触发了这种行为。

在莱韦克姗姗来迟的报告的前言中,伦敦自然博物馆的鸟类学家道格拉斯•罗素(Douglas Russell)和他的同事提到,企鹅的这类行为根深蒂固,当研究者摆出一具在这种姿势下被冻僵的企鹅尸体时,许多雄性企鹅都发现这具尸体的诱惑无法抵御。在一项略显奇怪的实地研究中,统一位研究者发现,仅仅是一颗冻僵的企鹅脑袋,用白色自黏胶画上眼圈,再用铁丝立起来,拿石头堆成身材,就足以刺激雄性企鹅与这堆石头交配,并留下精液。

我想,我方才让社恐企鹅显得更社恐了。

优雅的阿德利企鹅。图片来源:http://www.photovolcanica.com/

然而,正如道格拉斯及其同事在前言中强调的那样,(无赖雄性的)这种行为显然不同于人类的恋尸癖。当动物的行为攻破人类禁忌时,受到惊吓的人们通常很轻易疏忽这一事实。莱韦克之所以会如斯惊惧,是因为他在用人类的视角对待企鹅——把它们看作盛装装扮的名流和贵妇。人类适当行为的标准被强加在了企鹅身上,反之亦然。假如这么恐怖的行为都产生在了天然中,这对我们本身的行为来说意味着什么?

说到底,我们为何要用人类的道德标准,来权衡动物?

海獭、海豚和企鹅在试图交配的过程中对彼此做出的事件有时会让我们感到恶心,但自从维多利亚时代以来,这只是让我们感到不安的众多动物行为之一而已。

会被我们视为背离自然的行为,实在很早就开端了——尤其是暴力行为。好比,在沙虎鲨妈妈的肚子里,第一个发育到足够大小的胚胎会迅速吞食与之共享子宫的其他宝宝。而在其他物种中,孵化之后,战争就简直立即打响了。牛背鹭雏鸟会啄食、侵扰较弱的手足,甚至会把自己的兄弟姐妹推出鸟巢,让它们一命呜呼。这些行为让鸟类学家道格拉斯•默克(Douglas Mock)和他的同事写下了这样的句子:有时,自然选择之笔在演化的纸页上写下的是谋杀谜题。

牛背鹭的雏鸟可能会手足相残。图片来源:flickr

父母也可以如相残的手足般凶狠。在艰苦的年月里,迫于养育下一代的压力,鸟类父母可能会把蛋踢出巢穴,或者杀死一些雏鸟,好让其他的存活下去。正如动物行为学家萨拉•赫尔迪(Sarah Hrdy)视察到的那样,杀婴行为可能有各种原因。地松鼠、土狼和狮子可能会把同种族的幼崽当成零食一样吃掉。而在一种被称作死亡保姆的现象中,想做妈妈的灵长类动物可能会把别家的孩子偷来,并无意地将它们饿死。在野狗群中,处于领导位置的雄性会杀掉从属成员的孩子,以确保自己的后世能得到最多的食品。在许多种族(包含高尚的狮子)中,多情的雄性都会杀死婴儿,好让孩子妈妈可以同它们再次交配。

……在我们不愿检视的自然界普遍现象中,上述例子只是简略几例而已。究竟,我们很难将自己的道德感从动物身上剥分开来,只管它们并不、而且根本不可能共享我们的价值观。

自然主义谬误指的是一个错误的观点:认为只要是自然的,就是好的。自然代表了世界应有的样子——一种我们已与之疏远、并尽力回归的状态。但事情并非如此。我们被赋予了感性的能力,拥有断定自身行为是否正确的绝无仅有的能力。用我们的行为标准去看待企鹅、海豚和海獭的所谓恶行是一个严重的过错。

我们不应该将动物行为中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面置之不理,就像莱韦克曾经做的那样:他把有关阿德利企鹅的信息写成了希腊语密文,并在终极决议不发表自己的发现。正如被我们认为萌得发指的那部分一样,海獭、海豚和企鹅的黑暗面也仅仅只是它们天性中的一部分。没有哪种动物是完全由彩虹、亲吻和仁慈组成的。

现实世界中可没有彩虹独角兽。图片来源:clipartpanda.com

我并不是想毁谤这些动物。鉴于我们人类有才能犯下的暴力和罪恶,我们同样也不是什么道德榜样。且不提我们因为贪图海獭的毛皮而把它们置于险些灭绝的地步,直到现在,我们也还在持续把海豚束缚在狭小幽闭的不健康环境中,而这除了让我们娱乐之外基本毫无用处。如果海豚真像《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里描述的那样在来日消失了,我想,它们的离别信息不会是道格拉斯•亚当斯假想的再会,谢谢所有的鱼,而更可能会是去你丫的。

自然并非本善或本恶的存在,它仅仅是它自身而已。如果我们将自然现象作为判定是非的标准,我们就同傻子无异。表面上可爱的动物的黑暗面也是它们本性的一部分,这提示了我们,自然并非是为我们的娱乐或猎奇而生。我们能够在自然中发现优美和诗意,也同样可以找到恐惧和野蛮,它们都是组成自然画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达尔文对此深有领会。(在《物种来源》总结部分,他写道这种性命观既壮丽又骇人。)如果我们真想要欣赏海獭、海豚、企鹅和其余物种,我们就需要接收全体真实的它们,而不是只看那些让人捧脸赞叹的萌图。

(所以,再来看一张海豚萌图吧:)

图片来源:Photo by eZeePics Studio/Shutterstock

(再来一张海豚嘿嘿嘿的图片,认识一下完整真实的海豚:)

(编辑:Ent)

一个AI

凤凰号
(来源:未知)
(2017-10-16)

友情链接
承办: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赣ICP备05005215号-2
Copyright © 2015 江西新农村建设网 版权所有